五十万

我回坑!

从欧美圈杰尼斯声优圈镇魂重新爬回瓶邪,在坑底待着,明天我就写文
校园背景
特定日子会变成猫的吴邪和沉默寡言学霸张起灵甜蜜蜜谈恋爱的故事。
瓶邪真好,我特么回坑噫呜呜呜

龙和王子之间究竟差了什么(下)

ooc属于我,幸福快乐属于美宣
小甜饼,开心看看就好,不要太在意细节
上文地址
http://cjshsdd.lofter.com/post/1df36bbb_eea28c4e

之后吴宣仪就在孟美岐的私人小岛上住下了,本来孟美岐第二天早上醒来心里还很纠结,不舍得放吴宣仪走。可吴宣仪拉着她的手,兴冲冲要孟美岐带她去岛上逛逛,偶然听到孟美岐说海里还有紫菜,公主殿下已经高兴地又蹦又跳,空荡的岛上都是她快乐的笑声。
孟美岐尽力陪着她,今天下海摸鱼,明天上天吹风,一条龙甚至学会了像小狗一样甩尾巴。吴宣仪笑她“美岐你好像我城堡里养的那条小白狗”孟美岐不好意思地用大爪子挠挠头,公主眼睛弯弯眯起“给你起个外号叫毛毛球好不好”,孟美岐把头扭过去趴地上,吴宣仪半天才听见她的回应“嗯”,小公主这次笑倒在她身上,得寸进尺爬上她的背摸摸戳戳,嘴上软乎乎撒娇“美岐真好”孟美岐不理她,如果不是刚刚你脸上的失落太明显,我怎么会答应。
她们就这样装糊涂玩闹了好几天,一人一龙都心照不宣不提吴宣仪回家的事,直到那一天,吴宣仪大口吃着烤鱼说道“好想带回家也让爸爸妈妈尝尝啊”,孟美岐没吭声,晚上她偷偷出山洞,盯着地上烧剩的木头和鱼骨头发呆了一夜。
清晨醒来,吴宣仪听到孟美岐说“宣仪,我送你回家吧”,吴宣仪看着面前的少女,叹了口气,真是个笨蛋,脸上的悲伤太明显了。吴宣仪站起身,孟美岐明明比她小,却已经差不多一样高了,她拉着少女的手,轻轻开口道“美岐呀,生日那天晚上你睡着后哭了好久”
孟美岐眼眶一红,吴宣仪又道“这里可没有爸爸妈妈”,泪珠从少女的脸颊上滑落,吴宣仪把对方揽进怀里,紧紧抱住“但是这里有姐姐啊”,孟美岐回抱住她的背“你想我走吗,美岐”吴宣仪凑近她耳边问。
孟美岐嚎啕大哭,哽咽回答“不要,我不要你走,陪着我,我把所有的金币都送你,你不要走”吴宣仪的手拍打着她的背,有些哭笑不得“我要你的钱干什么,我是公主,我有一个王国诶”从那天起,小公主的领土里多了一座岛,岛上有吃不完的紫菜和一条会甩尾巴的龙。
但是公主有时候也会想家,为了缓解公主的思乡之痛,孟美岐翻了大半财宝堆,扒出来一个镜子,是之前父母从女巫手里抢过来的,宝贝过一段时间就随手扔了。现在被吴宣仪捧在手里,每天通过它‘偷窥’城堡里的日常。
这天吴宣仪也在一边啃着紫菜一边看墨镜,孟美岐在一旁睡觉,突然吴宣仪移到孟美岐身旁摇醒她“美岐美岐,你醒醒”孟美岐费力睁开眼“怎么了小公主”,吴宣仪笑得咯咯响“我爸爸刚刚下了一条召令,声称只要有王子能把我找回来,就把我嫁给他”孟美岐不满撇嘴“哼,放弃吧,他们一辈子也找不到这座岛的”。少女白皙的脸上染上恼怒的红晕,气鼓鼓的像河豚。吴宣仪在心里偷笑,伸手捧住孟美岐的脸“找到了也没什么,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小王子”
孟美岐躲开她的手“油腻”,吴宣仪笑嘻嘻再次摸上去,这回来揉了一把。两个魔王快把岛上的东西祸害完了,孟美岐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岛上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每天维持着人形跟着吴宣仪瞎跑,玩的筋疲力竭再变成龙背着她回山洞睡觉。小日子快活的很,偶尔一人一龙不去探险,就去海边捡贝壳串着玩,孟美岐看着吴宣仪不小心被海浪打湿的衣服,紧贴在她的皮肤上,美好的曲线一览无遗。
“吴宣仪,我怎么感觉你来岛上后吃胖了呢”孟美岐悠悠开口,吴宣仪扭头惊恐看着她,慌张摸摸自己的身体生气反驳“胡说!我没有胖!”孟美岐指指她胸口说“是吗,你胸前的布料明显被撑紧了”“孟美岐!”孟美岐笑着转身就跑,吴宣仪提起裙子在后面追她,笑骂道“你这个小流氓!和谁学的!”
“不许跑了!”人的体力终究比不上龙,吴宣仪追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距那条龙一大截远,小公主心里不爽站原地命令似的大喊一声。孟美岐脚下的轨迹马上拐弯,拐着拐着到了吴宣仪面前。吴宣仪用力按下孟美岐的头,把她的头发抓成鸟窝笑嘻嘻逃跑,没几步又被身后少女捉到挠痒痒发出一串娇呼。
吴宣仪喜欢漂亮好看的东西,可岛上最漂亮的东西除了孟美岐的金发就是海边的贝壳。贝壳她已经捡腻了,孟美岐的头发,如果她开口要实心眼的小孩估计会顶个光头递给她一把金发,她可不想每天晚上在身边放个大灯泡睡觉。
于是吴宣仪有点不开心,从她吃紫菜的数量有所减少上可以看出。孟美岐很担心她,问吴宣仪怎么了,小公主装出开朗快乐的样子糊弄过去。孟美岐没办法只好夜里外出,砰砰砰敲开女巫的门,女巫看到她凶神恶煞赶龙“小龙崽子快滚!那两条老龙偷老娘的镜子你又半夜骚扰人!欺负我一个老太太有意思吗!”
孟美岐递给她一个拳头大的宝石,女巫一把抢过,摸摸敲敲,不情不愿让她进了门。孟美岐向她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我的岛上住了一个公主,可她最近显的闷闷不乐,怎么才能让她重新快乐起来?”女巫对宝石爱不释手,一边抚摸宝石一边回答“废话,你那个破岛上一点娱乐设施都没有,是个人都会被闷坏”。孟美岐沮丧地低下头,女巫看她一眼又道“让她重新开心起来又不是一件难事,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公主她也是女人,女人还不好哄啊,鲜花啊首饰啊什么漂亮贵重送什么”
孟美岐恍然大悟,她开心地跳起来向女巫道歉,奔到门外化成龙,风一般飞远了。女巫起身把门关上,无奈道“傻龙”。孟美岐飞回岛上,变成人躺在吴宣仪身边,对着她自言自语“我知道怎么让你快乐起来了”说罢自己捂住嘴傻笑。
之后几天,吴宣仪发现孟美岐和她玩的时候总是一副疲劳的样子,时常哈欠连天,甚至黑眼圈都有了。她问过孟美岐怎么了,孟美岐只是摇摇头什么都不肯透露。
直到那一天,吴宣仪醒来一睁眼,眼前的景象让她既惊讶又感动,鼻头酸酸的,眼眶也热热的,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孟美岐抱着一大束玫瑰花,什么颜色都有,杂乱无章组合在一起,上面还带着晶莹的露珠。花束上还放着一条镶了宝石和珍珠的金项链,孟美岐从花束后面探出头,少女挂着黑眼圈的苍白小脸绽放太阳般的笑容。吴宣仪的眼泪随着对方的嘴唇的张合缓缓滑下脸庞,她说“吴宣仪,我把这些礼物送给你,你开心起来好不好?”
吴宣仪用手抹眼泪却越抹越多,清脆甜美的声音混着浓浓的鼻音答道“好”。吴宣仪的眼泪彻底把孟美岐整的又懵又慌,她放下怀里的花赶到小公主身边“你怎么哭了,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些礼物,我扔掉它们重新送你更好的,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吴宣仪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很喜欢,我只是太开心了而已”孟美岐舒了一口气“那就好,你刚刚把我吓死了。人类真难懂,开心居然也会哭”。吴宣仪不好意思地笑了,她的鼻尖哭的红通通的,眼睛一直紧盯着那条项链“美岐,你能不能帮我把那条项链带上。”
孟美岐乐呵呵回去拿项链,绕到吴宣仪身后帮她带上。精致的项链衬的吴宣仪的脖颈白皙修长,一瞬间孟美岐看呆了。吴宣仪摸着锁骨处的项链,温柔笑道“谢谢你,我好喜欢它”孟美岐骄傲道“那是!这可是我孟美岐一点一点做出来的!”
少女脸上的洋洋自得非但不让人讨厌,还显的娇憨可爱,小公主心里暖暖的,她现在好想把对方抱进怀里,于是也这么做了“毛毛球,我想抱抱你”。孟美岐愣了一下,红着脸被吴宣仪搂到怀里,鼻尖嗅到小公主身上好闻的香味,孟美岐的心不受控制扑通乱跳。
一人一龙相互静静依偎,好久才分开。那束花晚间被拿来泡澡了,吴宣仪和孟美岐身上沾满了玫瑰花的香味,紧紧抱着彼此睡着了。从那天以后,她们看向彼此的眼神都多了一层暧昧,虽然都清楚是什么,但谁也没有开头挑明暧昧背后的感情。
夜里,吴宣仪悄悄睁开眼,眼中一片清明并无睡意,细白手指轻轻摩挲身边人脸颊,颈上项链硌的锁骨疼也不舍得摘下,身边少女的睡颜是那么安静美好,像是皎净幽香的栀子花。吴宣仪眼里盛满了温柔,孟美岐在这片柔和目光中安然沉睡,目光的主人此刻在心中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
早上醒来,吴宣仪对孟美岐说“美岐,我想回家了”孟美岐怔愣,阳光正好,心却像是掉进了冰冷深井。吴宣仪垂下眼帘,不忍看孟美岐的表情。“你醒来了饿了吧,咱们先吃饭好不好”说罢快步逃离了这里。她们吃完饭,又像往常一样玩乐,仿佛早晨的僵硬气氛从未到访过。
晚上孟美岐缩进吴宣仪怀里睡觉,吴宣仪精神清明,她听到孟美岐闷声问“吴宣仪,你睡着了吗?”吴宣仪摸摸她的头发“没有呢”。一阵沉默,孟美岐又道“明天我送你回家吧”,吴宣仪揉揉怀里人的头发,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谢谢你,美岐”
孟美岐脱离吴宣仪的怀抱,背对着她“没什么,睡吧”。吴宣仪轻声应道“嗯”,她闭上眼睛,心中酸涩,对面那人肯定偷偷在抹眼泪。果然如此,早上醒来孟美岐的眼睛红肿不堪,吴宣仪拿了布浸了凉水敷在孟美岐眼睛上。等到不那么难受了,孟美岐化成巨龙,吴宣仪骑上龙宽阔的脊背。
孟美岐挥动巨大的翅膀,一眨眼的时间,身后岛屿已不见了踪影。她们之间气氛僵硬,一路无话,距离王城有一段路程的时候,孟美岐驮着吴宣仪落地,她以为就此别过了,吴宣仪请求她能不能护送自己到王城,孟美岐答应了。
一路上吴宣仪紧紧握着孟美岐的手,孟美岐也不想挣开,她疯狂贪恋吴宣仪的一切,不仅护送到了王城,甚至连城堡都进了。
国王王后泪眼婆娑欣喜激动与女儿相拥,吴宣仪流着泪安顿好双亲的情绪。一把抓起隐藏在角落尽量缩小存在感的孟美岐的手,拖着对方一起站到宫殿中央,吴宣仪严肃开口道“父王,您当初下令,只要有王子能把我带回来就把我嫁给他对不对”国王不明所以“是啊”
孟美岐心跳如鼓,她不敢相信接下来听到的话“我身边的这位少女就是把我送回来的人,在我心中,她就是我的王子”小公主吴宣仪笑着说,笑容背后是坚强无畏“所以,请您准许我嫁给她”

龙和王子之间究竟差了什么
差了公主的一句告白“我爱你呀”
一个王国换一座黄金岛
一条金项链换一颗真心

你之前的人生我黯然错过,之后的日子我陪你过,下辈子,下下辈子的人生我都要预订。

END

龙和王子之间究竟差了什么(上)

人物ooc我的锅,幸福快乐属于美宣
毛毛球大巨龙x五选一小公主
当成童话故事看看吧,不要在意某些逻辑细节

孟美岐是一条龙,她从小被严格教导,想成为一条合格的龙,必须要放火抢钱,咆哮屠城,拐一位公主。
龙是天生向阳自由,无拘无束的生物,在孟美岐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出门远游了,一去再也没回来。小孟美岐每天趴黄金山上,张望着洞口,盼望看到扇着翅膀的两条龙回来,盼呀盼,父母没回来,孟美岐却一天天长大了。
虽然孟美岐的年龄到了,但她还不足以成为一条真正的龙,毕竟她一直待在山洞里不出去,没有机会去做坏事。而且她也不想抢钱屠城,父母留给她的财宝已经够多了,再来一些她连睡的地方都没有,屠城既苦还累弄一身血又不好洗,孟美岐很苦恼,思来想去,只剩拐公主这一件事可以做。
于是孟美岐张开翅膀,第一次飞出了山洞,广阔的天空,蔚蓝的大海,外面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那么新奇有趣。孟美岐开心地扇动翅膀,尽情在天空的怀抱里飞翔,飞了好久之后,孟美岐突然意识到,她并不知道哪里能找到公主。
孟美岐思考了一会儿,飞向附近的村庄,感谢父母走之前教了她魔法,孟美岐化作金发少女,拦住了一位村民,磕磕巴巴地问“你知道公主在哪吗?”村民友善地笑着回答“你向东一直走,到达王城,城里最高的那座塔里就住着公主”孟美岐道了谢,啃着村民怕她路上饿送的馒头,向着王城前进。
孟美岐虽然是少女的模样,可毕竟是龙,走个半天就到了王城。公主住的塔很显眼,高的也吓人,夜黑风高,孟美岐哼哧哼哧和壁虎比赛爬上了塔顶,她推开窗户跳了进去,房间里的大床上躺了一个人,孟美岐悄悄走近。乌黑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红润的嘴唇,孟美岐突然脸红了,心想公主原来都是这么好看的么。
一想到自己要拐走这位公主,孟美岐的心里突然有些愧疚,她低下头凑近公主耳边小声说“等我过完生日,就把你送回来”公主歪歪头,孟美岐将公主打横抱起从窗口一跃而下。月光突然暗淡,月亮被巨大的翅膀遮住了身子,巨龙挥动着她的翅膀,大爪子里躺着一位睡的香甜的小公主。
吴宣仪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在房间里,身下的床硌得她身体疼,还一闪一闪的,伸手一抓,吴宣仪眼睛睁开一条缝一瞅,好大一块钻石。那双漂亮的猫眼瞬间睁开。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手里的钻石,感到身旁有风刮过,一扭头,和一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正巧对上。
双方你看我我看你相对无言,最后吴宣仪忍不住先开口了“龙?”“嗯”龙低下头,吴宣仪第一次对自己的眼神产生怀疑,她居然看到龙的脸上划过一丝害羞?在吴宣仪愣神的期间,龙又开口说话了“你能陪我过生日吗?”
“啊?”吴宣仪惊讶喊出声,大眼睛里盛满了不可思议。孟美岐感到失落,手指不安地抠着地上的小石块,就在她以为毫无希望的时候,一个轻快温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好呀”,她惊喜抬头,面前的人一脸温柔的笑意。
孟美岐化成了娇小的少女,吴宣仪虽已想到对方是龙应当有很多神奇的地方,但她万万没想到,那庞然大物之下竟是漂亮乖巧的少女。孟美岐麻利登上金币山顶,嘴上说要过生日,可生日该怎么过她完全不知道,只好和公主大眼对大眼,公主打破沉默问道“你的蛋糕呢?”孟美岐不解地问“蛋糕?那是什么?”
吴宣仪叹了一口气,她就知道不该问的,目光落及对方金色长发上,她心中有了一个想法。公主脸上带着甜甜的笑,甜的巨龙的心要化了,公主的嗓音更甜,迷的巨龙脑袋昏昏沉沉的“好吧,既然这样我们跳过吃蛋糕的环节,进行下一步吧?”孟美岐呆呆点头。
公主在身边摸索,找到一个带尖的钻石,在粉色的裙底边用力一划,撕下一根粉红长丝带,她挪到少女身后,轻轻拢住顺滑的金发,总丝带高高绑起。孟美岐感受到身后人轻柔的动作,空荡了十几年的心突然装的满满的。她情不自禁想要跟这个温柔的过分的公主说说话“我叫孟美岐,你叫什么名字?”
“吴宣仪”身后人回答
“美岐呀,你今年多大了?”吴宣仪问
“过了今天就十八了”吴宣仪的手不时抚上孟美岐的头,搞的她昏昏欲睡。
“哎呀,我比你大耶,你要叫我姐姐哦”吴宣仪笑嘻嘻说道。
“姐姐……”孟美岐迷糊呢喃,身子往前一倾,沉沉睡着了。吴宣仪看着她安稳的睡颜,心里一软“生日快乐,美岐。”
孟美岐是一条龙,她不想要财宝,不想要杀人,她只想要温暖的陪伴,今天她在拐来的公主吴宣仪身上体会到了,好舒服,舒服到她有点不想把对方送回去了。

乡村爱情之瑞金(上)

注意避雷,真的土,特别土,请各位慎重
第一次写土味文,看着就当是个娱乐,请千万别当真
abo设定
土和ooc都是我的,幸福快乐属于瑞金

临近春天,万物从沉睡中抖擞着苏醒,心里某些想法也随着渐暖的风蠢蠢欲动。
凹凸村是个好地方,山好水好养出来的人也好,Omega跟地里的小白菜一样水灵灵的,导致凹凸村成了所有单身Alpha的做梦都想来的地方,娶不到人也没关系,过过眼瘾也是爽歪歪的。
格瑞是几个月前刚搬来凹凸村,他是Alpha,天生的身强力壮,没事就上山打猎,收入相当可观。虽然作为好命来到凹凸村的A,可格瑞实际上并不怎么开心,他是来治病的。
他原来住在另一个村,二十好几了有房有钱也没讨到Omega。而这几年上面为国家低到成负的人口出生率问题焦头烂额,各个村计划生育搞的风生水起,媒婆一下子成了炙手可热的人,村与村之间串着跑拉红线,一时之间村里面鞭炮唢呐响彻十里八乡。
像格瑞这样长的俊,个子高,赚钱多的Alpha自然是媒婆们重点关注的对象,一开始的时候媒婆们红着脸喜滋滋进门黑着脸阴沉沉出来,可这还是心里素质好的,不好的抱着村长的腿哭嚎着打死也不愿意再给他说媒了。村长为了格瑞的婚事操的心都碎了,嘴里砸吧旱烟吞云吐雾,沟壑横纵的老脸埋在烟里,心里始终想不明白了,格瑞这小伙子行啊,模样挺俊人高马大的,除了有点白和不爱说话之外也没啥缺点了。白点也没啥啊现在的小O不就喜欢白嫩的吗,像银爵那样黑成炭的夜里办事都能搞错人,不说话挺好哇,和他吵架他不还嘴家庭和谐嘛。
可这么好的A怎么就是讨不到媳妇儿呢,村长抽一口烟,心里想着媒婆对他哭诉的话,村长啊俺不去说了格瑞他再俊俺也不要上他家去了,太吓人了,一声都不带吭的,一张脸阴沉盯着那桌上的相册,娘耶,眼神跟要吃人一样……等等?!不吭声?!!相册摊面前都没反应!?村长一双浑浊的眼睛突然瞪的老大,脑子里灵光一现仿佛抓住了关键,血气方刚的小A闻着O的味儿都能一柱擎天了,这相册都摊面前了还没反应,村长拿烟的手抖成筛糠,心里惊疑不定想道,格瑞该不是,那不行吧。
村长惆怅抹一手老泪,愁的抽了一晚上烟,嘴上烧了好几个泡。第二天格瑞大清早就被人吵醒,面无表情地看着老村长一说话一歪嘴,口齿不清说完了给他转村看病的决定,格瑞对此并无异意,回家收拾好行囊,顺手给老村长一瓶消炎药,在对方慈祥怜爱的眼神里去了凹凸村。
他一路随着村长给的地图摸到了凹凸村里医生的家,略有些忐忑敲了敲门,毕竟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开门的是一个娇小金发Omega,一见他就咧开嘴笑,小脸红扑扑的,声音脆又甜,一开口就俘获了格瑞的心并向他说明了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格瑞醒过神,眼神飘到一旁,不敢看他的脸“俺是格瑞,是来……”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面前的小个子O眼睛一亮兴奋打断他的话“俺晓得你!你就是姐姐说的那个硬不起来的Alpha吧!”
格瑞:……

第一次写文,如果有不好的地方烦请大家指出来,请多多指甲啦。
会有少量鹤一期,于是打了两个标签,对会不小心吃到无感cp的粮的小可爱在这里先说一声“抱歉”
ooc是我的锅,幸福快乐属于他们(lof真严啊一直敏感词敏感词的重复,不得已用了图片,不好意思)